近现代莫言之后还有文学作家吗?为什么?

2021-09-30 06:46:21 0阅读

从问的内容看,问者起码应是个文学爱好者,有了一定的阅读积累,还应是语言文学类专科以上毕业的大学生。若我猜测有准,那就不敢恭维了,此提法有多幼,有多可笑!先不说莫言成就有多大,单就发展历史而言,那一定是人才辈出,层出不穷。至于能不能超过莫言,那是后话,但也绝不会因莫言一出世,文学之地竟沒人了,甚至连会写的人都没有了呢?莫言不是妖怪,更不会吃人,因此,中国更不会因莫言获了诺奖而将国人吓得从此不再敢搞文学创作,不会出现什么这家那家,而只剩下莫

从问的内容看,问者起码应是个文学爱好者,有了一定的阅读积累,还应是语言文学类专科以上毕业的大学生。

若我猜测有准,那就不敢恭维了,此提法有多幼,有多可笑!

先不说莫言成就有多大,单就发展历史而言,那一定是人才辈出,层出不穷。至于能不能超过莫言,那是后话,但也绝不会因莫言一出世,文学之地竟沒人了,甚至连会写的人都没有了呢?

莫言不是妖怪,更不会吃人,因此,中国更不会因莫言获了诺奖而将国人吓得从此不再敢搞文学创作,不会出现什么这家那家,而只剩下莫言一人而成为孤家寡人。

相反,受莫言的影响和鼓舞,中国这块沃土,定会有更多更好的文学作家,大师,泰斗级别的作家问世!

提法真稚,莫先生知道也会笑话你的!

谢谢悟空小秘书邀请。

近现代优秀作家很多,我喜欢的也很多,无法一一列举,这里说说我的几本床头书吧。

本科我是学中文的。这是个苦不堪言的专业。

中文的苦不堪言,主要表现在阅读上。

我上大学前,父亲的书房里有数不清的书,古今中外的都有。

记得父亲的书籍分类目录上,粘贴折叠了一张从报纸上裁切下来的书目,标题是“必须批判的六十部长篇小说”。那六十部长篇小说都是近现代中国小说,父亲全都收集了。我出于好奇,按图索骥,把那六十部小说都读了。那是我读小学和初中时。

后来功课忙,但还是读了不少其他的书,文学类的占比大些。

因此,自认为文学阅读量大,就报考了中文专业。

但走进大学殿堂,古今中外文学作品浩如烟海,我以前所接触的,仅仅是沧海之一粟。即便是近现代作品,也是九牛一毛。

大一考现代文学之前,还珠楼主的《蜀山剑侠传》在考试范围内,《蜀山剑侠传》我在家里只读过1—5卷,大概五十万字,而全书有五百万字的篇幅,我决心把它看完。

年前大冷的天,上海不供暖,穿上大衣棉裤大头皮鞋,坐在学校图书馆阅览室里许多天,除吃饭外,困了在座位上打打盹,醒来又接着读。

腿脚冻得麻木了,起来跳跳接着读,终于还是读完了。

充分领略了还珠楼主深不可测的国学底子,浩瀚千变的构思能力,对道、释、儒哲思糅合的独到见解,写景造境、奇诡纷呈、变化莫测的笔法,天马行空、随意挥洒的想象力,文采繁富典丽、奇句妙造的语言功力。

《蜀山剑侠传》现在成了我的床头书之一。

其二,鲁迅的《故事新编》。

当年鲁迅的对立面有人说,鲁迅除了《故事新编》是文学作品外,其它都是骂人的。我不认可这种说法。我认为鲁迅无论小说、杂文、散文、诗歌都是一流的。但是我更喜欢他的小说集《故事新编》。

比如其中的《奔月》:后羿射了乌鸦回来,觉得很对不起嫦娥,嫦娥看到后羿射回来的乌鸦,嘟囔着:“……又是乌鸦的炸酱面!你去问问去,谁家是一年到头只吃乌鸦肉的炸酱面的?我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运,竟嫁到这里来……”

作品用细腻的语言,细碎的情节,描写了嫦娥奔月的故事,读来如同现实中的普通人物的生活。

但又能使人体会到作者个人与外界,个人与传统,个人与社会,个人与庸众的隔膜,分离到对立;使人感受到作者在那样内忧外患的情况下,“四近无生人气,心里空空洞洞”,油然而生的凄凉感和落寞感。

其三,徐志摩《志摩的诗》。

徐志摩诗字句清新,韵律谐和,比喻新奇,想象丰富,意境优美,神思飘逸,感情真挚。

如《沙扬娜拉(赠日本女郎)》“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,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,道一声珍重,道一声珍重,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——沙扬娜拉!”

这首诗每诵读一次,都不禁心头为之一颤!

其四,金庸《射雕英雄传》。

顺便说一句,可不要说武侠小说是什么“通俗小说”!用“通俗小说”把《金瓶梅》、《绿野仙踪》、玛格丽特·米切尔《飘》等打入另册,就是扯淡!甚至有人说,情节曲折,引人入胜就是通俗小说,情节平淡无奇,单一注重语言的就是纯文学小说——这样一来,去除了情节,小说的三要素不存在了,那还叫小说么?那不成了文字游戏?《飘》1937年获得普利策文学奖,玛格丽特·米切尔也成为一代文学巨擘。

《射雕英雄传》八十七回文学性极强,截取一段为例:

黄蓉当下小嘴一扁,道:“孟夫子最爱胡说八道,他的话怎么也信得的?”那书生怒道:“孟夫子是大圣大贤,他的话怎么信不得?”黄蓉笑吟道:“乞丐何曾有二妻?邻家焉得许多鸡?当时尚有周天子,何事纷纷说魏齐?”那书生越想越对,呆在当地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原来这首诗是黄药师所作……孟子讲过一个故事,说齐人有一妻一妾而去乞讨残羹冷饭,又说有一个人每天要偷邻家一只鸡。黄药师就说这两个故事是骗人的。这首诗最后两句言道:战国之时,周天子尚在,孟子何以不去辅佐王室,却去向梁惠王、齐宣王求官做?这未免大违于圣贤之道。那书生心想:“齐人与攘鸡,原是比喻,不足深究,但最后这两句,只怕起孟夫子于地下,亦难自辩。”

虽然这里一些内容引自冯梦龙《古今笑概》,但引经据典是中国各类作品所通用的,不足为怪。《红楼梦》中,贾宝玉每说一个诗句,几乎林黛玉都要问一句“典出何处”?

文章版权声明,转载注意文章来源: http://www.youjialife.com/fengshang/60617.html